富二代app无法打开

对付毒舌,无非二字真言——堵嘴。

第一步嘛,当然是以类似的方式回敬。

你毒舌,我也毒舌好了。

不就是垃圾话嘛,谁不会啊。

如果苍星石不是小苍的姐姐,如果没有罗真这样的好父亲,如果御门院心结心结这个整体不把自己当成蔷薇少女的母亲,关俊彦还能说得更难听。

要知道不管在哪个国家,祖安文化都是相同的,比如问候父母,问候祖宗。

翠星石更气了,真想用自己的能力把这个讨厌的男人捆成粽子。

可谁让小苍,还有喜欢自诩妈妈的契约者都很看重他呢?真对他做些什么,她们肯定不高兴。

只能捏着鼻子认道:“看在妹妹的份上,不和你一般见识。”

“巧了,我也这么想,看来这方面我们还挺合拍的。”

一句话,让关俊彦对翠星石改观不少,性格不说,姐姐方面还算称职。

虽然翠星石对此极为不满:“谁和你合拍的说!”

娇媚美女婚纱装露诱惑风韵

“谁说话谁是。”

关俊彦笑眯眯地使出第二招。

反复横跳,硬气一波拱火,再软一波灭火,再硬一波拱火,让你发脾气都发不顺畅。

随后,无缝衔接第三招——转移话题。

“看在小苍的份上,我就请你吃顿饭吧。”

“谁想吃——”

“别急着拒绝,我的手艺,一般人想吃都吃不上。”

关俊彦微微一笑,手中的萝卜已然洗净。

手腕一抖,手指一转,剑气吞吐之间,萝卜表皮便被刮铲一空。

阴阳家注重务实,只要有用,好用,都可以拿来用,没有神功绝学高人一等,拿来做菜掉价的说法。

这门“聚气成刃”,也是店主一边烹饪,一边教给关俊彦的。

关俊彦用来切菜,比用来砍人更加熟练。

去皮之后,萝卜腾空而起,右手菜刀挥舞,切成等长等宽除了纹理几乎看不出分别的长条。

一番操作,兔起鹘落,干脆利落,却又带着赏心悦目的美感,翠星石想挑毛病都无从挑起。

翠星、苍星双子的定位中有女仆和执事,两女也算得上家事全能,料理精通,但和关俊彦一比……差距不小,不管翠星石有多么不愿意承认。

心中对于成品也多了一丝好奇。

难道小苍是被这一手厨艺魅惑的?

关俊彦将处理好的萝卜条放入事先准备好的瓷盘中,又拽出一袋菌菇。

菌类容易保存,可油煎,可煮汤,易加工,在世界各地都很有市场,关俊彦也很喜欢。

托着下巴想了想,决定做一道银耳羹,清热排毒,美容养颜,苍星石挺喜欢的,虽然她并不需要美容养颜,希望翠星石也会喜欢吧。

性格归性格,关俊彦在烹饪上从不含糊,这是厨子兼吃货的修养。

而后,关俊彦开始按部就班,不再故意整花活。

空挥切萝卜,纯粹是关俊彦自己在秀,除了好看,效率不比在案板上切高,耗费的力气还要更大。

有那份力气,不如想着该如何更快完成菜品。

超凡料理与普通料理一大区别便是快。你三十分钟切好,我三分钟搞定,你要炖一个小时,店主随便控下火,十分钟就足够搞定。

所谓精雕细琢,在关俊彦眼中也就那么回事,不到半小时,一桌菜便完成了。

给翠星石的以点心为主。

萝卜做到雕花妆点,做成各种小动物,颜色各异的面点。

蔬菜汁的绿,南瓜汁的黄,紫甘蓝的紫,还有面粉本身的白,浓淡妆点,明暗交错,如同一幅艺术品。

一时间,翠星石忘了对关俊彦的不满,只是盯着自己的午餐,屏息凝神。

“好漂亮的说……”

关俊彦也没开嘴炮,客人对菜品满意,这是很令人高兴的事。

这也是他对付毒舌的最终奥义,美食堵嘴,有好东西吃,不信你还有心思说话。

怀中传来轻轻的颤动,乖女儿似乎是睡醒了。

关俊彦将护身刀取出,灵力轻吐,“噗啼”一声,小小的小樱现出身形,一把抱住少年的胳膊,软糯地叫了声:“爸爸。”

关俊彦将女儿抱起来,揉了揉她的小脑袋:“恢复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好多啦,又可以这样抱着爸爸妈妈了。”小樱诶嘿嘿嘿地笑着,“爸爸,我想吃点心。”

“想吃什么,爸爸给你做。”

“爸爸做的都好吃。”

“你啊。”

关俊彦点了下她的小鼻子,心中暖洋洋的。

我女儿天下第一可爱,怎么宠不为过。

这个时候,小樱注意到了厨房里的陌生少女,歪着脑袋看了看,小手一拍:

“不同颜色的眼睛,你一定是苍星石姐姐提过的姐姐……名字是……”

“翠星石的说。”翠星石下意识地回应。

小樱从关俊彦的身上下来,一溜小跑到了翠星石面前,很有礼貌地说道:

“你好,我叫关樱,是苍星石姐姐的朋友,我能叫你翠星石姐姐吗?”

翠星石娇小的身体抖了下,脸也有点红,牙齿咬住嘴唇,轻轻地嗯了一声。

她不怕和人打架,不怕和关俊彦对线,但对小樱这样带着真诚地直球没什么抵抗力。

“一起吃点心吗?”翠星石问。

“嗯嗯,一起吃,翠星石姐姐真好。”小樱甜甜地笑着。

翠星石一边拿起一只兔子点心喂给小樱,一边扫了关俊彦一眼,正好关俊彦也在看她。

一男一女的心里说着同样的话。

看不出来,挺会带孩子(的说)。

很少有人能抵抗小樱的魅力,毕竟我女儿天下第一可爱(确信)!

忽略“老父亲”对女儿无穷大的自信,小樱和翠星石相处得的确很不错。

翠星石不自觉地把小樱当成了妹妹在照顾,小樱也把翠星石当成姐姐,就像在家和苍星石一样。

一番美食攻势,翠星石的态度软化不少,她拍了拍身边的凳子,道:“坐下,给你浇水的说。”

“喂喂,你真把我当植物了,土蜘蛛修行的方法对我没用。”关俊彦不禁莞尔。

“果然是个笨蛋的说,我和苍星石可是姐妹的说,能力也是相互对应的说。”

一边说,一边取出黄金喷壶晃了晃。

关俊彦想起了苍星石的黄金园艺剪,以及双子的能力说明。

都是心灵园艺师。

一个剪除枯败,保证人类内心健康。

一个灌溉心田,促进生长。

对于心气折损严重的自己,翠星石的能力绝对是一场及时雨。

问题是翠星石的立场,和她本人到底值不值得信赖,那可是对她开放内心啊。

自从知道了苍星石会定期为自己剪纸后,关俊彦心中感动的同时,也不可避免地生出些戒备,**看光和内心看光是两回事。

前者能忍,后者确实有点受不了,不是不信任苍星石,只是性格使然。

略一思忖,关俊彦决定直接问:

“为什么要帮我?你们要守二条城,我要攻二条城。”

“是御门院家要守二条城,不是我的说,master说我可以自由行动,苍星石也拜托我的说。哼,你要是不愿意,就算了,我还不想给你的心之树浇水呢。”

翠星石把头一昂,骄傲地哼了一声。

关俊彦略一权衡,最终决定相信翠星石。

因为他相信小苍,也相信心结。

不是多么相信心结的为人,而是相信她知道轻重,知道五灵玄同和云中君的重要性,吃点小亏无妨,如果因为对我出手而影响了店主的布局,下场绝对好不了。

况且在知道小苍剪枝的事后,关俊彦对于心防的构建也有了新的想法,正好借机会验证一二。

“那么,开始吧。”关俊彦盘膝而坐,平复心境,开启技能“静寂之心”。

翠星石收起傲娇与毒舌,与苍星石一般优雅地行了个淑女的礼节,开启了自己的n之领域。

就让我来看一看吧,你的心之树,看看是否真的有资格让苍星石照料。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