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app无限观看无限次数

亚戈,正在赶往另一家报社。

“沉默的怪盗,一句话都不说……”

回想着自己“说服”了报社的人员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内容,亚戈就有点想笑。

利用媒体,无疑是最好的、能够达成广泛影响的手段。

就算自己不真的去做,但也能够在人们的心中塑造出一个“沉默怪盗”。

“怪盗”是因为他暂时还不知道怪盗这个序列的核心词语是什么。

沉默不用说,是入殓师的神秘的核心之一。

不过,“扼制”应该怎么作为形象反馈到自己身上,从而使神秘契合?

但是,他有其他的想法。

不一定要做“一个人”。

可以塑造出两个人。

“沉默”的怪盗。

花样时光hana清新可人

“扼制”的入殓师。

“沉默”的形象倒是很容易达成,但是“扼制”…….

扼制的意思是控制、约束、还有阻止的意味在。

“扼制……扼制……”

对了,忽地,亚戈想到了一件事。

“扼制死灵。”

入殓师的能力表述,在系统中是以【让死者更像生者,让生者更像死者】这样的话作为表述,而后面仿佛注释的话语中则是——

【闭嘴!少说话!死掉的家伙就应该好好地躺在那里别动,而活着的……当然是反过来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】

这句话读起来的意思则是反过来,死掉的就应该有死掉的样子,活着也应该有活着的样子。

这两句有些矛盾的表述,让他想到了一件事。

在灵潮期间,死者会回归,再次出现,就像活人一样行动,符合缄默仪葬的“死者更像生者”的表述,那么,杀人、击破死灵,也符合“生者更像死者”的描述。

如果这一句的对象都是指死灵的话……

“死掉的家伙就应该好好地躺着不动……”

让死者回归死亡的姿态。

让死者入殓。

说得通,但不知道对不对。

但不管怎么样,可以利用这个形象,塑造出一个“扼制死者”、让不死者入殓的入殓师的流言。

按照修格因的解释,只要利用自己塑造出的两个形象,对应到自己的身上,应该就可以使神秘契合自身了。

而这一点…..似乎并不难。

因为,他已经有一个类似的身份了,接下来只需要让这个身份的名声传播出去,就行了。

思索着,他继续向着狄璐德报社的方向移动。

并且,因为这件事,他意识到一个状况。

正在狄璐德市中举行的“仪式”,有没有可能也是和自己现在的行动是类似的做法呢?

……

新商业区,北部。

一间照相馆中,照相馆的店长,正通过玻璃橱窗,观望着外界被有些浓雾的雾气笼罩的街景。

也许某些人会觉得这样的景色非常美丽,但他并不这么觉得。

那些雾气,并不寻常。

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穿着随处可见的棕色薄风衣、头戴毡帽的男人走了进来,来到他面前,低声道:

“秃鹫,有点事要说。”

听到“秃鹫”这个称呼,这位店长瞬间眼神一凝,与对方对视了两秒后,他招呼一边的红马甲店员来前台,而他则于这个客人一同离开。

当这位客人离开之后,这间照相馆也很快打烊了。

虽然平时也都是黄昏时分打烊,但是今天要早了一些。

刚走出照相馆,看着照相馆大门合拢的店员,刚抻了懒腰,还没离开,就看到店主驾着马车离开。

虽然也有听说店长会在晚上当马车夫的传言,但是现在,他不由得相信了几分……

……

马车则是一路驶向了蔷薇教堂街,在教堂墓园外停了下来。

那位照相馆的店主从马车上下来,跑到了墓园边缘,呼喊道:“山德尔先生!山德尔先生!”

随着他的呼喊,一位高大的中年人从墓园中央走了过来,来到了苍白的栅栏边缘,有些紧张地问道:

“怎么了?维克?”

“我从其他的朋友那里得到了消息,有其他地方出现了灵体……”

“灵体!?”听到这句话,他瞪了瞪眼睛,“你确定?在白天?”

“是的,我确定。”被称为维克的照相馆店长,也是收尸人的男人点头回应。

随后,维克继续道:

“有个收尸人已经解决了,但是他说还是要通报给你们才行,他告诉我说他会除掉遇见的死灵,扼制怨灵的危害。”

“是吗,解决了就好,不过,是谁解决的?”听到已经解决,山德尔不由得点了点头,不过,以防万一,他还是需要找荆棘树的队员确认一下情况。

和作为情报人员的灰鸽子一样,被称以“秃鹫”、“鬣狗”的收尸人们,都是接触过非凡事件的相关者,甚至有一些是退出教会的非凡者。

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们都有能力解决非凡事件,山德尔很清楚灵体的危险,如非必要,还是不能让他们担这个风险。

“是‘乌鸦’。”维克回答道,“他不喜欢说话,而且经常会随身带着一只雾鸦。”

“乌鸦?”之前好像听说过。

听到维克的描述,山德尔点了点头,“乌鸦”这个代号,他有些印象。

在狄璐德市,收尸人的代号基本都是“秃鹫”、“鬣狗”之类的,甚至经常有重合,所以称呼一般都会带上地区甚至具体街道作为称呼,什么“南边的鬣狗”、“南边的秃鹫”,“乌鸦”这个称呼还是比较少的。

再加上随身带着雾鸦作为宠物,范围就缩小更多了。

简单地聊了几句后,山德尔看着对方驾驶马车离去。

之后,他返回了墓园,来到了墓园的中央,情绪复杂地凝视着墓园中的一个个墓碑。

半分钟后,山德尔才摇了摇头,走出墓园,准备通知荆棘树的其他人。

不过,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歪嘴秃头的中年人,正朝着他走来。

看到山德尔之后,对方出声道:

“山德尔,你的材料我拿不到,最近的管控太严密了。”

说完这句话后,他便仿佛只是路过一般,直直从墓园边上走过,离开了这里。

听到这句话,山德尔脚步顿了顿,然后走进了教堂,回到自己房间。

拎出信鸽的笼子,写好纸条给信鸽绑好,看着信鸽飞离之后,他提着笼子,返回了房间。

在房间内站了许久之后,他再次拉开了抽屉,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笔记本和一副黑框眼镜,还有一个小香水瓶。

摩挲着眼镜,他翻开笔记本,扫视纸上的内容。

纸上,只写了寥寥几个单词。

神秘物、萃取、偏移、固化…..

看着看着,他的目光在自己的手掌和眼镜之间游离起来,低语道:

“直接固化到身上的话……”

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山德尔拿起了香水瓶。

fpzw